首页  >  要闻动态  >  要闻

陇南毛皮总公司

来源:技术     时间:2021-11-30 20:03

陇南毛皮总公司rjcui,果洛食品机械总公司,崇左羽毛服务中心,亳州纺织业服务中心,潜江玻璃服务中心

陇南毛皮总公司

(观察者网 讯)11月23日,云南省能源投资主体——云南省能源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云南能投集团)又有两个高管——云南能源投资股份有限公司党委委员、副总经理,云南省天然气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杨键,云南能投联合外经股份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张静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监察调查。至此,云南能投集团一个月内已有六位中高层管理者落马。有关云能投集团涉嫌违规的问题,目前还没有完全被披露,但据经济参考报此前报道,可能和“华信系”26.8亿资金陷阱有关。 云南能源投资集团一个月内六位中高层管理者落马 11月23日,据省纪委监委驻省国资委纪检监察组、曲靖市监委消息:云南能源投资股份有限公司党委委员、副总经理,云南省天然气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杨键;云南能投联合外经股份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张静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在接受省纪委监委驻省国资委纪检监察组纪律审查;经云南省监委指定曲靖市监委管辖,正在接受曲靖市监委监察调查。 11月24日,云南能投发布公告称,云南能源投资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公司”)于2021年11月23日晚从云南省纪委省监委网站获悉,公司控股子公司云南省天然气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杨键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在接受云南省纪委监委驻省国资委纪检监察组纪律审查;经云南省监委指定曲靖市监委管辖,正在接受曲靖市监委监察调查。 公告指出,2021年8月26日,云南省能源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第17次党委会议决定免去杨键云南能源投资股份有限公司党委委员职务;2021年9月7日杨键已辞去公司副总经理职务。 公告强调,目前公司及天然气公司经营情况一切正常,各项工作有序开展,上述事项预计不会对公司及天然气公司的正常经营和长远发展等产生重大不利影响。公司将关注后续进展情况,并按有关规定及时履行相关程序和信息披露义务。 值得注意的是,本月初,11月5日,云能投集团一天之内就有三名高管被调查。包括云南省属国有企业专职外部董事、云能投集团原董事长段文泉,云能投集团副总裁杨万华,以及云能投集团总裁助理张锦灿。 截图自微信公众号“清风云南” 随后11月13日,又有一人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查。即云南能投德宏产业发展有限公司副董事长、德宏州国有资本投资控股集团公司董事长周巍。 公开资料显示,云能投集团于2012年2月挂牌成立,成立之初是为云南省能源资源开发、建设、运营和投融资主体,以及云南省电力、煤炭、天然气等能源资源、资产的整合主体。目前云能投集团旗下有电力、煤炭、天然气、物流贸易、金融投资、盐化工、氯碱化工、工程施工等多个业务板块。 成立之后,其下属资源开发业务、物流业务加大投入,业务发展迅猛。截至今年10月底,云能投集团资产总额2204亿元,资产负债率63.51%;今年前10个月实现营收1088亿元、同比增长10.73%;实现利润总额30.57亿元、同比增长42.41%。2021年列中国企业500强第175位。 集团原副总裁罗永隆落马发表“婚姻失败论”被批:不知廉耻 而早在一年多前,2020年5月19日,云南省能源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党委委员、副总裁罗永隆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查。同年11月,云南省人民检察院依法以涉嫌国有公司人员失职罪、国有公司人员滥用职权罪、受贿罪对其作出逮捕决定。 专题片《失守的守门人》深入剖析罗永隆案。图自微信公号“清风云南” 今年4月20日,云南省纪委监委发布了专题片《失守的守门人》,深入剖析了云南省能源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原党委委员、副总裁罗永隆违纪违法案。 专题片披露,罗永隆1964年10月出生在一个普通的铁路工人家庭,49岁就被提拔为正厅级国企领导干部,任云南省物流集团党委副书记、总经理。但是他却政绩观扭曲、工作失职失责,并以所谓“理财”的方式大肆收受贿赂。 罗永隆涉嫌国有公司人员失职罪,造成经济损失四亿多元,其中国有资金损失两亿八千多万元;涉嫌国有公司人员滥用职权罪,造成经济损失近七千万元,其中国有资金损失近四千万元;涉嫌受贿罪,共计折合人民币1300多万元。 罗永隆在忏悔书《婚姻不幸失德行,家风不正毁终生》中,把自己的贪腐行为归结于三段失败的婚姻导致。 专题片指出,罗永隆的“婚姻失败论”完全是在“甩锅”,不正视自身存在的问题,违背了“物必先腐而后虫生”的基本道理。专题片指出,罗永隆的失职渎职以及贪腐行为根本不是源于婚姻不幸,而是源于自己的精于算计、贪婪自私、不知廉耻、毫无底线。 云南能投集团涉嫌违规向“华信系”输送资金,26亿资金或无法收回 有关云能投集团涉嫌违规的问题,目前还没有完全被披露,但可能和“华信系”资金陷阱有关。 据《经济参考报》3月30日报道称,云南省属国有重要骨干企业——云南省能源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云南能投集团”)在2016年至2018年深陷“华信系”资金陷阱,在“华信系”崩盘前,云南能投集团旗下公司利用各种交易方式,涉嫌违规向“华信系”输送约26.8亿元资金。云南能投集团的上述26.8亿元巨额资金面临无法收回的巨大风险。 2017年12月28日,云南能投集团旗下公司——云能商业保理(上海)有限公司(简称“云能保理”)与上海华信签订两份《公开型无追索权国内保理合同》,合同约定上海华信对长城石化公司、黑龙江海亦控股有限公司应收账款3.1亿元及上海华信对深圳雨安石化有限公司的应收账款1.9亿元转让给云能保理,申请保理融资合计5亿元。同日,上海华信向三公司分别送达了《应收账款转让通知》,三公司均于当日签署《回执》,回复按要求支付购销合同款项,云能保理向上海华信放款。 此外,2017年11月28日,云能保理与金砖国际贸易(襄阳)有限公司签署的《公开型有追索权国内保理合同》,云能保理支付了2亿给“华信系”公司;2017年12月29日,云能保理与上海华信签署的《公开型无追索权国内保理合同》,云能保理再支付资金3亿元。 云能保理跟上海华信的前述签约及履行流程,均与保理业务行业惯例不符,涉嫌违规操作。 云能保理向“华信系”融出的巨额资金分文未予收回,云能保理将保理融资十倍杠杆全部用于“华信系”后,已经很难通过保理业务再给“华信系”融出资金,云南能投集团旗下公司随即又采取定向资管计划的方式向华信输送资金3.8亿元。 2018年1月22日,云能融资租赁(上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云能租赁”)以“定向资金管理计划”方式,受让上海华信关联公司虚假应收账款收益权的资产管理合同,再次支付融资款3.8亿元给“华信系”公司。 除了通过“保理业务”和“资管计划”的方式向华信系提供资金外,云南能投集团旗下企业还通过“贸易预付款”的方式向“华信系”公司提供巨额资金。 2016年12月19日,云南能投集团和上海华信成立合资公司云能投(上海)能源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云能投能源公司”),双方各持股50%,该公司注册资金为10亿元,云南能投集团在2017年1月将5亿元注册资金出资到位。 2017年12月2日至2018年1月17日,云能投能源公司与上海华信关联公司短时间、高频次签订了10多份《购销合同》。记者了解到,云能投能源公司涉嫌在上述《购销合同》 “未进行货物运输、交付、验收”的情况下,甚至不惜向云南能投集团借款8亿,向“华信系”公司支付13亿元的采购款,以此进行资金输送,致使云能投能源公司濒临破产。